20岁北科建如何把中关村科技文化普惠京外(4)

发布日期:2019-10-23 08:54   来源:未知   阅读:

  北美校园风格园区中的职业培训机构 ——采访“I love TW 突围设计考研教育培训实践基地”

  光明网记者找回了曾经2014年6月第一次到北科建“中关村软件园太湖分园”进行采访时,拍摄的中关村园区的所有留存照片,当时的印象中并没有找到“I love TW”这个正树立在现在“无锡中关村科技创新园”园区招商中心前面碧波荡漾的水池边的标识LOGO,时过境迁,当5年以后的再次到访,这令人醒目的“特殊”标识却百分百的提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让所有经过此处参观的人们都在有意无意地猜想一下这个大写的“TW”到底寓意了什么独特的内涵?

  “是‘台湾’还是与‘太湖’相关的缩写?”当结果随着我们采访的深入正在被慢慢地揭晓,这个答案却是一个出乎绝大多数人意外的解释,它其实就是中关村科技园区这些年重点孵化的针对性设计教育培训企业:“突围”的英文首字母缩写词。本文就是光明网记者在2019年7月17日下午,在中关村科技园区服务中心与“突围”刘璐总监的参观引导下深入采访无锡突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所见所闻,此时正值突围设计考研一年一度暑期针对性课程集训的最繁忙的日子。

  当记者见到负责无锡突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总体运营管理的刘璐总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3点整,此时的她正在繁忙的处理学生遇到的各种生活与学习的问题,当光明网记者询问她中关村园区里最亮眼的“I love TW”这个“我爱突围”的LOGO是不是就是公司的注册商标?

  刘璐总监欣喜地回答说:“对的,当然这样一个LOGO的寓意也代表了我们期望所有突围的学员在接下来的每一次考研之旅中都能够突出重围。” 突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总部位于无锡中关村科技园区A3栋主楼,这也是整个园区大门进入以后面对的第一栋教学大楼。敞开的大草地、波光粼粼的现代水池与北美风格的建筑风格相得益彰,国内目前具备专业度与规模化同步发展的针对性设计教育平台“突围设计考研”的教学总部基地正坐落于此“二、四、五楼都是突围设计考研的专业课教室空间,他们全年利用了这三个楼层进行设计教育产业的创新模式探索。当然同一栋楼里还有一些无锡中关村科技创新园区的重点企业,这些都是园区的重点载体,包括园区的服务中心也坐落于此。”中关村园区服务中心的同志补充介绍说。

  据介绍,成立于2011年的无锡突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针对性”为品牌核心服务理念,整合全国各大设计院校研究生招生信息与考试一手资讯,聚集国内外优秀艺术设计类专业研究生、硕士生导师及职业设计师团队,通过打破设计教育传统专业壁垒,提高设计教育用户体验的价值,为准研究生提供专业化及定制化的针对性设计考研服务模式为职业教育培训的新时代突破口。

  无锡突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发展到今年已经拥有了九年一线教学实践经验,出版了四大主流设计专业方向教辅书籍已进入各大高校图书馆,培养了一大批各专业经验丰富的专业教学团队,尝试不同专业间的整合创新设计,为机构在专业化的运营中提供了更加系统的,多元化的资源支撑,随着教学规模的不断扩大,为实现更高需求的专业化运营管理与更高要求的一线教学质量把控,突围教育科技在团队搭建中也吸引了越来越多专项人才的全职投入,各专业负责人带领其核心团队每年正不断的进行教辅资料的原创研发和针对性课程体系的迭代更新,积极听取所有考生的反馈,不断试错、修正和打磨其专业化的课程内容与授课形式,探索更高效且更具有针对性的课程体系一直成为了突围核心团队不停向前发展的原始动力与初心,随着更多优质教辅材料的全国出版,突围设计考研也成为了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多年以来指定合作出版作者,成为国内众多高校图书馆收藏的系列教辅读本。

  学商科的刘璐总监正是江南大学商学院市场营销的专业硕士,江南大学前身叫“无锡轻工业学院”,是原来三个全国轻工业部属老牌学校,她向光明网记者介绍说:无锡突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无锡中关村科技创新园开园以来入住最早的教育培训企业之一,当然最早突围的发展一直是依靠着江南大学设计学院里面的一群研究生团队,但由于其业务板块一直隶属于艺术设计类考研的培训服务,性质相对模糊,其发展之初其实是饱受各方平台争议的,可以说是不受人尊重与待见的,尤其是团队核心成员均受教育于设计类专业排名前五的江南大学设计学院,从外人看来似乎从事这个行业是一种大材小用,不务正业的表现,但是团队成员自从毕业以后坚持初心,配合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与基本技能的同时进行不断的自我学习,探索认知,打破常规,结合市场与用户的真实需求展开的一系列教育模式的创新设计正在慢慢的改变这种所谓的“眼光”。从最开始在学校里面组织一些免费公开课活动,到后来从一个学校发展到全国156所目标高校的专业课针对性辅导,随着近年来设计考研市场的持续升温与高学历大环境需求,创始核心团队自成立公司以后便将自己的教学总部从学校的小环境迁到了目前的无锡中关村科技创新园的大环境里边来了。

  突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刘璐总监带着光明网记者在突围各个楼层专业课教室转了一圈,在她的介绍中我们了解到:“突围设计考研目前已经发展到了近10个专业模块,这其中就包括了:视觉传达设计、数字媒体艺术设计、信息交互设计、创新服务设计、环艺景观设计、环艺室内设计、风景园林设计、工业设计、美术学还有服装艺术设计专业,每次培训都有大约30个班。这个暑期参加突围针对性课程集训辅导的同学就有近1200多名学员。”

  刘璐总监介绍说:突围设计考研的目标辅导院校目前仅限于国内的高校研究生升学专业课辅导,未来突围的发展可能还会在面向国外设计类研究生申请的服务与少儿艺术辅导领域做进一步尝试,很多艺术升学的形态是互通的,这种创新的尝试也许会给这个行业带来不一样的用户新体验。

  据介绍,突围设计考研目前在职的专业课老师有近100多位,这里面包含了全职的运营管理人员、全职的各专业负责老师与经过优胜劣汰精选下来的专业课研究生助教团队;“这些专业课程老师都是在突围课程核心团队中有过3-5年以上教学经验的全职老师,其中不乏设计专业博士生与研究生毕业后全职加入,在课程之余的全部时间均在进行不断更新的针对性课程研发与针对性课程教案的重新整理书写,迭代思维是突围课程核心团队日常最重要的工作指导思路,当然为了更加好的凸显针对性设计教育的课程优势,我们在对待专业课辅导的创新设计中,在2015年全国首次提出了“针对性”的专业课授课模式,打个简单的比方:有部分学员的升学目标需求是江南大学,那我们对应的便是江南大学的授课师资团队来针对性上课,有学生的目标院校是上海美术学院,那我们的针对性师资团队构架便是上海美院专业课师资团队来统一授课,这离不开针对性师资团队梯队的建立与师训标准的统一。与此同时,随着区域高校的范围不同,我们的区域中心可以服务更多不同区域的考生需求,并为他们提供相对应的针对性专业课集训服务,突围无锡中心总部(中关村校区)服务的是江浙沪皖高校的统一针对性集训课程;突围武汉中心分部服务的是华中地区目标高校的专业课集训课程;突围广西中心(南宁)校区服务的是华南地区目标高校的专业课集训课程;明年我们还将在西安、重庆、天津等各区域中心设立分部统一进行针对性专业课集训课程服务,可以服务更多,更远的考生需求,这里需要提到的一点便是,突围的所有中心均是总部直营,并非与当地机构的合作或者加盟模式,这样可以保证我们所有中心的授课标准与师资培训要求达到统一要求,用总部的高品质课程标准去实现各个分中心的授课标准统一化、标准化、专业化,保证了每个区域的考生都能体验到同等服务水平的针对性集训课程目标。49论坛www.004499com

  刘璐说:“各个学校招收研究生的专业设置和考试科目都各有异同,辅导各个专业方向的考研机构在国内其实已经不是少数,比如说工业设计方向,全国的话,可能就有十家以上知名考研培训机构或者手绘机构。比如说环艺设计方向,全国也出现过较大规模的手绘培训机构或者各类研究生在读期间举办的小工作室模式机构不尽其数;比如说视觉传达设计方向,突围设计考研在全国发行了行业内第一本《视觉传达设计考研高分攻略》以后,越来越多的同类竞品机构也在争相匹配我们的教辅标准与课程标准,我们有绝对的信心可以说突围设计考研现在已经成为了全国各大设计考研机构“标准”的建立者,当然,这也为突围设计考研在更高要求的课程体验设计与自身师资团队建立的标准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与各方向专项机构的竞争成为了突围全专业平衡发展、突出重围的核心挑战之一。

  光明网记者在突围设计考研无锡总部的专业课教室转了一大圈,发现在这里上课的同学女生占多数。在这几十个专业课程班级中,其中有一个班级才七个男生,刘璐总监这样说:“学艺术或者设计的女生本身体量就大,所以相对考研的女生比男生同样会多出来很多。这个比例大约是7比3,有的班可能到了8比2。所以,我们在建立师资团队的时候也是很注意这个问题所带来的影响,授课老师当然还是女老师居多,但是我们会穿插部分男老师进入各个班级,毕竟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刘璐总监笑着说:”但是突围的运营管理团队则是男生偏多,体力活男生干更加适合,因为我们的所有学员都要在这里进行长时间的集训课程,全日制的吃住学都在中关村科技园里,很多物资的管理,后勤的管理都需要男生去协调协助。”

  光明网记者问刘璐总监:“在这个行业里面,毕业以后出来找工作好找吗?这个市场需求大吗?工资会高吗?” 刘璐总监说:“需求大呀!现在因为互联网的驱动,很多设计师的工资其实还是挺好的,尤其是具有一定天赋或者有多元化技能的学生很受各种设计企业的欢迎,因为我们的培训属性,学生的专业技能都比较不错,所以每年也有很多企业主动联系突围进行招聘工作,突围也算是为社会的GDP发展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而且因为现在国家大力倡导增加硕士教育,然后博士也在扩充,设计专业这个方向的本科学生,他们更需要研究生这个背景层次来提升自己未来在这个社会的核心竞争力。所以说,现在我们去到全国各地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学生都会有在本科毕业之后考取研究生的这个想法,还可能会读完硕士之后再继续读博,毕业之后可能会留校当大学老师等等,在突围的教室里,也不乏很多工作3-5年回炉深造的考生群体,今年我们就有好几个已经成家生子后的妈妈考生来参与到考研大军中来。”

  “因为北科建无锡中关村科技创新园区一流的校园环境,当突围创始团队第一次考察园区的时候便对这里的未来充满了期待与预见,也正是因为这一份期待与发展目标,突围一直坚持以这里为教学总部进行发展到了今年的第三个年头,未来我们也将更加长远的扎根于此,力争成为中关村园区最值得骄傲的创业成功孵化项目。我们突围设计考研的专业老师也说:这里是江苏少见的、北美校园风格园区,谁到了这里,都觉得第一时间喜欢这里,这也最能表达I LOVE TW的精神含义。”刘璐总监这么评价说。她的这个说法,其实也是到过北科建无锡中关村科技创新园区四次采访的光明网记者想表达的意思,在人气越来越旺的这个园区,它将为很多入住园区的机构及其相关人员,提供更加让人愉悦的工作和生活好环境。

  光明网记者在突围设计考研课室外墙外,见到很多同学的优秀作品展示,其中不少是用手绘形式的精彩绘画,刘璐总监说:这个是视觉系的课程作业,专业老师上课会带领他们如何更加高效率的表达出出题者的出题意向,并通过手绘的形式将这些美好的设计思想与创意表达在这一方小小的纸质画卷中,走廊上,这些作业都是课程老师觉得近期进步比较大的,或者表达主题比较优秀的作品,会张贴出来让所有路过的考生一起学习一起分享,开放式教学也是突围授课核心理念之一,目的就是为了打破专业之间的强大壁垒,建立起来新型的设计专业整合创新的课程目标。(光明网 记者 沈阳)

  研究人员发现,神经兴奋通过胰岛素和胰岛素样生长因子信号通路起作用,这种信号级联反应的关键则是一种叫做REST的蛋白。

  能源领域的问题是:可控核聚变能否解决人类未来能源问题;怎样高效转化和存储新能源;大城市如何实现能源—水—食物供给的平衡和平等。

  他补充说,所有已知的系外行星(太阳系以外的行星)都距离我们太远,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可以到达那儿。

  目前,小行星“贝努”是科学家们密切关注的目标之一——尽管它在未来200年内撞击地球的几率很小,“源光谱释义资源安全风化层辨认探测器”目前正对其进行观测。

  今年9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戈达德太空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称,模拟表明,在金星上这种失控的温室效应出现之前,液态水已在金星表面存在了数百万年。

  研究人脑的科学家认为,用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培育而成的脑类器官(大脑样组织),为实验室的脑发育演化研究提供了可能。

  怀进鹏说,科技的宿命是不断创新,科技发展的初心则是惠赠人类,“科学素养的提高是可持续发展之根,为可持续发展提供基础”。

  遗传学研究表明,丹尼索瓦人与尼安德特人是姐妹群关系,有着共同的祖先,其与现代人分离时间是在距今77—55万年前。

  去年,教育部等国家部委已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近视防控上升为国家战略。

  作为科技交流的倡导者、实践者,中国愿同国际科技界携手,努力营造更开放、包容、协同的科技合作生态,为应对全球共同挑战作出应有的贡献。

  研究表明,世代周期短、活动能力受限的一年生植物和无脊椎动物,无论亲代经历更优质的环境还是更恶劣的环境,这些亲代的经历总是能使子代受益。

  美航天局介绍说,新宇航服在行星表面以及微重力环境下均可使用,将首先在国际空间站使用,未来还有望用于火星探索任务。

  、10月16日,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伯克利分校研究人员在《物质》上发表文章,介绍了巨骨舌鱼的独特特性及其作为人造材料的潜力。

  2016年,利用使研究人员能够对单个细胞进行常规研究的技术,来自全球的90位科学家推出了人类细胞图谱(HCA),目的是对细胞在不同组织中的运作方式进行分类。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样制造出的微型光谱仪具有便携、易推广的特性,非常适用于可穿戴电子设备等新兴领域,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大货车超载导致无锡高架桥发生侧翻,悲剧的背后,是业界对无人驾驶物流车以及智慧交通发展的热望。

  研究和发展技术领先、功能完备、自主可控的深度学习框架和平台,对于推动我国人工智能的技术创新、产业发展和人才培养,实现人工智能技术和产业的自主可控,加速各行各业智能化升级,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发展是人类社会的永恒追求,正是依赖于科学技术的创新发展,人类的生产生活获得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改善,同时也带来了另人忧虑的严峻挑战。”10月16日,在2019首届世界科技与发展论坛上,中国科学院院士蔡荣根代表论坛组委会发布“2019年度人类社会发展十大科学问题”。